狗与十三载



一条狗在我家门前徘徊。你知道农村的小巷,不缺猪狗,人踩着人字拖和屎尿生活。濒临除夕杀猪卖肉,狗就挨家挨户讨骨头。狗很不容易了,跟猪圈朝夕相对一整年,跟人一起享福一周,然后又是一年艰辛等待。铁打的狗流水的猪肉,猪是英年早逝的猪,狗是老当益壮的狗。

我大表哥(简称我哥)从麻将桌转移一点视线到我身上,问我看什么。我说看狗。狗眼巴巴地看我。我哥回屋找肉,他的位子秒被我妈顶了。

我跟我哥把骨头从窗户倒下去,聚了一堆狗。烟花不断,映在这些土狗瘦弱的脊背上五光十色。我哥点着烟,欣赏它们厮打。

我哥是一个码农,平常加班摸鱼打麻将,无志青年,热爱生活,单身二十八年,今年刚带回来一个女朋友。他女朋友小小个,很斯文,问我期末考成绩,我微笑,她给我一个红包。惊了,我哥这么多年都没给过我红包!我跟我姑说我嫂子超好,大家快对她好一点。我们家人不多,一个大伯一个姑姑,大表姐在国外吃土,今天刚给我发了五十二块红包;二表姐要高考,成绩垃圾,跑去学编剧,现在每天打着学习的旗号看剧。我每年就只有三个红包收入来源,现在有望发展第四个,必须赶紧叫上嫂子了。

我爸跟我姑父喝酒,叫我去厨房刷盘子。厨房漏风,爆冷,烟花轰炸下房顶仿佛震颤。我跟着震颤,裹紧过年我奶奶一定要我穿的大红棉袄,扎不上去的头发在我眼前晃。我中考的时候为了励志考一中,把头发剃了,当然还是考不上,傻逼了吧,结果到学校一看,不止我一个,问句你以前长发短发呀,都说军训麻烦剪了,非常默契,训完又齐齐留上了。

第二天除夕,突然下雪,狗冻着不出来了。我跟我哥坐门口玩lep's world。我哥血用完了,说我跟你讲,我认识一个小孩儿,刚学会加法,叫我考她算数,我说7+6吧,她只会十以内的,我就看她在身后掰手指,掰了二十秒,抬头跟我说十三,忘了我比她高啥都看得到,真的我他妈拼了才没笑场,你知道是谁吗?妈的套路,我手一滑止步boss点,几欲弑兄,按捺住抬头笑一下,可不是我吗,您那时都十八了吧???我哥说那再讲一个,我十五,你被狗追到死巷子,原地躺尸,我使调虎离山之计,持一骨头镇数狗,偷偷反把你遛回家,还记得吗?我装傻:毫无印象,太年幼了。我哥叹气,说你不懂,你不懂小孩儿多好玩……操!七十五个钻!我在抽奖界面撒癔症五秒,退出来颤巍巍把血回满了。我哥不再打算理我,并去找他女朋友。我看他不是缺女朋友,是缺个额几,缺个同龄小伙伴。

下午帮忙包饺子,嫂子大秀女子力,我和我哥负责等吃,出来一盘就扑上前去厮打争抢,一个加醋一个加辣酱,两匹饿犬。吃饱我们出去放烟花,天地白茫茫,几百块在空中炸完,无非换来一些我哥和女朋友光天化日之下令我发光的机会。

晚上我哥就回我姑父家了,我爸妈陪奶奶看春晚。我边猛吸一杯香○飘珍珠奶茶,边找几块骨头出去逗狗。我爷爷去杀猪了,猪疯狂尖叫,狗全吓跑了。我在门口蹲着,狗没有来。但连我哥都有女朋友了!我拍拍手回去等肉。



没了!
突然想写我大表哥,是因为我发小的表哥前两天熬夜打游戏猝死了。我发小因为在外面读书还不知道,她家里人怕她担心。唉,珍惜表哥,珍惜生命。肉会有的,女朋友也会有的。
为什么是春节纪事,因为我跟他只有春节回老家能见个面…………






评论(2)
热度(13)

© 苦行韶 | Powered by LOFTER